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购物流程
商品列表
商品名称 属性 市场价 本店价 购买数量 小计 操作
购物金额小计 ¥0.00元,比市场价 ¥0.00元 节省了 ¥0.00元 (0)
© 2005-2020 卢员外还是个知足常乐的乐天派他心智平庸处事低调家财万贯却并不铺张贵为官员却并不仗势欺人待家人仆人乡里乡亲倒也随和,而且热心公益捐款修路建学在乡里阁老的组织里担任着理事之类的职务总之,卢员外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好人只差一步就到了德高望重的级别没有贴心贴肺的朋友也没有苦大仇深的敌人。假若不是因为那件事情他根本不可能进入我的笔下那件事情发生在一个夏天的午后大唐朝开元年间一个风调雨顺的夏天的午后。   那天上午他接待了一个在京城做官的朋友此人对卢员外的捐官出过大力卢员外自然是宰鱼杀鸡拿出上好的桂花陈酿好好招待一番。席间谈及天下情势宫中新闻说皇上倚重李林甫朝中官员颇不自安前有醴泉刘志诚歙州洪贞暴乱,后有吐蕃四十万入寇朝廷为筹集军费重新颁布了租庸调法还减少了官员年支五六十万贯。朋友长吁短叹连连摇头说偌大个江山只怕是根基不稳了。卢员外随声附和心中却暗想幸亏自己当年没考中举人不用仰赖朝廷的官阶俸禄还是依靠自家田产过得顺遂稳妥。对那朋友他自然是一番好生劝慰拍着胸脯承诺一旦京城有难一定倾尽财力相助说得那朋友喜笑颜开。之后卢员外又送上百两银子一对玉璧做礼物将他打点上路。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